16-02
13

「永遠有多遠」- 三鶯之心空間藝術特區




2015年末,孫立銓 潘一如 林舜龍 鞏文宜 吳建福,所有共同完成那段偉大工程,共築三鶯之心的夥伴們 ,事隔8年,
各奔東西各有發展,今卻再次因新北市政府的市立美術館、國立原住民族博物館、鶯歌運動中心,
將同時擠身於那32公頃的國有地,而再次聚合。

三鶯之心空間藝術特區 -「遷.移.存.廢」

出生的那一刻就註定死亡,活著需要使出所有全力,反之,則只需一個念頭。


距離上一次寫信,整整隔了九年,結束後的3千多個日子,似乎一直沒辦法能平靜對話。
回顧三鶯之心,可以說是Samuel比較正式的國內公共藝術工程,畢竟在心裡是排斥當時臺灣在這部份的機制,
常惋惜著一群傑出藝術家離開工作桌而去做景觀、做營建。

不過,沒跳過怎知道自己不會飛? 所以

學著提案,學著行銷,學著策略,學著舌粲蓮花,學著出奇致勝的3D模擬與動畫分鏡,
學著跟委員週旋,學著法律條文,學著擬約審約,學著建築模型,學著地基結構,
學著祈禱創意想法不被委員更改,預算不會變更,議價不致過多,
學著工程款錙銖必較,學著廠驗與驗收會戰攻防,學著民眾參與,學著表演互動。
不過,至今仍感念當初教導我的前輩,以及給我機會學習的手,目前才能在其他國家公共建築與空間挑戰自己的能耐。
三鶯,以及大家 謝謝。


每個人的存在都是偉大的,如同每種職業無比神聖般。

關於作品介紹,從鶯歌三峽的歷史、從地理、或文化等,相信網路能引經據典查到甚多,官方辭彙就不多說,
但私密的,作品開始的想法其實僅是個畫面,僅是一個背影。
手藝人,日復一日靠著生繭滿是傷的雙手,如何養活著一家人,這是多麼值得驕傲,也應該驕傲。而手藝人的工具,也許稱做雕刻刀,或該說是吃飯的傢伙,對我而言,更像是點亮皮諾丘(Pinocchio)的魔法棒,賦予陶土生命的魔杖,就因如此,所以盡可能以我所能處理的華麗方法來詮釋這單純的平凡。

材質部分,依然使用混合材質,不銹鋼、石材、工業陶瓷,陶瓷衝壓鋼模部分受於經費限制,也僅能處理到這樣的細緻度,但也已經很用力的必須用微米µm來測量誤差,對於動輒十幾公尺的作品而言的確是鑽牛角尖。不過不得不提,則是地景部分,必須要說 林舜龍老師的美學在我之上甚多,會議中給了我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想法,當作品不是只是一件作品,而是可以跟空間、環境有所聯結,所以最後才讓這幾把雕刻刀,以整個大地當作原型雕刻著,在草地上刨出巨大的圖案。


永遠有該有多遠?
其實我並不在意那些在豔陽,在大雨裡趕工挖土打地基的日子,也不在意花了多少血汗以及絞盡多少心思,更不在意是否有留下東西在這世界上。但我在乎著,是否真真切切的愛過,是否曾經能讓人如同我一般喜悅著看著他,哪怕就一秒,也已夠美。

在那天來臨之前,請用力活著!! 驕傲的活著!!















[本日誌由 Samuel 於 2016-04-09 10:12 PM 編輯]
文章來自: 本站原創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永遠有多遠」- 三鶯之心空間藝術特區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971
發表評論
你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