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1
16

錯速背後的交錯因素-藝術家雜誌 第306期

「錯速」背後的「交錯因素」

黃海鳴



11月3日到11月19日,在「華山藝文特區」烏梅酒場所展出的「錯速」主題策劃展,把處在奇幻、炫麗的影像資訊超量消費處境中,以致於內外在實體世界分裂、 消失的世代的藝術家的作品,與繁榮都會景觀中突兀的舊產業慢速、體力生產時代的建築殘留並置在一起。也許這是一種很錯愕的組合,也許這正好是兩種類似的世界的組合,因為它們,都同樣的虛幻,都處在消失的過程之中。

「華山藝文特區」是一個上一個世紀的廢墟、日據時代的廢墟,國民黨統治時代的專賣局機制的遺跡、是一個講求經濟報酬率的快速變動都會中被淘汰的舊產業空間遺跡。在一個空洞的廢墟般的劇場空間之中,一些沒有多少物質性的投影設備,瞬間讓廢墟重新活過來,人來人往,人影與光影,真人聲與影像聲交織,突然非常的熱絡,又瞬間消失,只剩下困在影像世界中,飽受滄桑的老嬰孩的呢喃。

4.「過境」施宣宇、沈大昌:
沈大昌是電腦影像的技術助理,而施宣宇才是創作理念的主要原創者。他主要是一位陶藝家,據說這是他第一次玩影像,但這兩種作品之間的關係是清楚的。在他的陶藝作品中,可以看到多層次的的「套包結構」,以及被包在內部的主體,可以進出此一空間的一種還滿複雜的時、空架構。有時像是在物體內潛行的「時空之梭」,有時看起來像一種城堡,裡面還有一個奇怪的、未完全成形的天使,那是一種原始樂園的意像?或是一種產道以及子宮的隱喻?陶器經常傳達的的是一種母性的容器觀念,而在他的陶藝作品,更加具體的往一種述事性,以及微型的舞台方向發展。

在這次的影像作品中,主要的意象是以超音波所設置下來的還繼續在蠕動的「子宮」的影像最主要的,並以三種不同的方式投影,一種出現在小電視螢幕中,放在地上,一種由投影機投射到斑剝的大牆上,最主要投射在由乾冰所造成的巨大霧牆上。這道「霧牆」,本身有厚度,並且還是流動的,當影像投射在上面時,產生某種神秘、超自然,以及儀式的感覺。這件作品好像是要把身體內部的子宮活體的影像,經過其在霧空間中的投射,而變成一種類似於神靈顯像的靈異過程。母體深處的子宮,是一個既有位置,但又無確定位置的「原始空間」,它似乎就只有那麼小,但它又似乎非常大,大到可以裝進一個世界,或是不同世界之間的神秘轉換的通道。假如,我們暫時接受人死後重新投胎的觀念,嬰孩在未投胎轉世之前,住在那個世界?從那個世界,到子宮之中的十個月的睡眠,又是另一個世界,呱呱落地之後,又進入到另一個世界?成年人以性器官,重回到產道以及子宮的入口,那種以觸覺去感受內空間的經驗,不是用「性欲的快感」兩 字所能夠窮盡的,那裡不也包含一種平安的的死以及回歸於原初的無的狀態?

 他的作品有一些強烈的舞台的效果,有很高的影像特效的表現,藉助於他早期的陶藝作品、他自己的創作聯想,我們大約可以大致地理解他的企圖,但是,也許就是因為太注重戲劇性特效,以及重疊於圖像中太多的細節,內在張力以及含意反而受到傷害,或許這樣的分析是有問題的,如果他只不過要傳達簡單的概念,以及很多戲劇的效果,雖然有動態的雲煙,以及變動的光影以及基本上比較安定的子宮的對比之外,這比較是一個沒有「錯速感」的快樂兒童的經驗,他對為變而變,以及為豐富而豐富的當代習俗,沒有甚麼不適感。




文章來自: 本站原創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藝術家雜誌 施宣宇 陶展 錯速 華山藝文特區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1996
發表評論
你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