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4
15

伊斯蘭記憶行詩

台北 溫度22 溼度58 窗外飄著雨
離開 巴基斯坦沙漠 已經過四天

剛泡完熱水澡 穿著日本空運的 雪白色浴衣
點燃 桌上的 LUCKY STRIKE 精裁濾嘴短煙
微濕的頭髮 仍有著清淡白麝香 琥珀與杜松
俐落的刮鬍刀 與純淨透明的水 舒服的環境
網路音響播放著Vivaldi 的 Concerto for Violincello, Stgs & BC, in D Major, V 403
享用著 無可挑剔的"THÉIER" Silonibari BPS 編碼第209號 希儂倍利特選紅茶
NOKIA 仍然顯示著Karachi Pakistan標準時間
沾滿沙塵的 工具 資料 樣本 圖片 電腦 筆記
似乎經歷過什麼 或 那只是一場真實的夢境



曾讀過Antoine deSaint-Exupery 所著的小王子
但從沒想像 會在這樣的狀況 降落在沙漠中
當抵達Karachi 從機艙窗外望出去 只有 黃沙
我慌了
畢竟關於巴基斯坦的資料並不多 除了 戰爭
行程 也是匆忙決定 簽證機票都在最後拿到

在飛機上 閱讀了第一個月大致的狀況 內容

VASL 是以藝術家為主導的機構 將國際藝術家聚集 並在密集的時間內 進行想法交流和 藝術實踐
而工作室距離首都Karachi 65公里 位於Sindh 和 Balochistan邊界 以修船廠和多岩石 懸崖 海岸線為名
分別來自- 英 德 法 孟加拉 俄羅斯 敘利亞 土耳其 印尼 約旦 印度 斯里蘭卡 肯亞 巴基斯坦 與 台灣
14個國家的 24個藝術工作者 將於18天之內 在一片荒無之中 創作出能供千人參觀的大型替代展覽


GADDANI 0208-0225 2006

在Gaddani的沙漠工作室 與城市 與巴基斯坦
層層隔離 荷槍實彈的武裝軍警 保護與監視
為了 維護參展藝術家的安全 做了很多努力
是把危險關在牢籠外  或把安全關在牢籠裡
久了大家也都習慣 有數把槍口 隨時瞄準你

思緒大震盪 語文不再是問題 溝通全靠默契
唯一的困難 是物資缺乏 材料往往遙不可及
飲水 食物 電力 燃料 材料 全靠運送車 補給
四周都是沙漠 走路到下一個城鎮 要兩星期

惡劣的環境 溫度 創作者普遍都有高柔軟性
無助煎熬 或不適應 可以搭配三餐的蔥油餅
試著沉澱自己 沙漠中的星空 是最好的贈予


展覽當天 千人參與 看來文化沙漠不在這裡
傳說沙漠會在雨後的清晨 盛開花朵 我相信




--------------------------------------------------------------------------------



關於 沒有土的世界 A World without Clay – Gaddani 2006

『Chinese White』

我不確定是在怎樣的狀況發現這罐壓克力原料
不過在語言不通以及週遭環境陌生的狀況之下
「中國白」這個名詞 卻給了我非常溫暖的感受
也讓我對於白色與東方的關係 重新定義 (附註)
第一件作品 思緒強烈
我使用了廁所紙來書寫以及做碑文拓印的動作
衛生紙的材質與色彩 除了有中國宣紙的質感外
另一個涵義則是-求救
只在不得已的狀況之下 才書寫文字於草紙之上
而我 在當下是非常需要援助的
我相信對藝術家而言 工作桌是最為親近的依靠
所以最後 以漂蕩在海面的白字桌 作為視覺呈現
就像漂在海中的語文浮木 我真的 非常需要依靠

(註一) 中國紅以及中國藍,在過去一直是我認為最具代表性的中國色彩。




『Chinese White』

I am not sure how I discover this plastic color. Yet under the circumstance of language barrier and unfamiliar space, Chinese white offers me a sense of hospitality. That is why I redefine the relationship of white and oriental. (note 1) The first piece has a strong inspiration. I used toilet paper to write and impress. The color and texture of this material resemble Chinese rice paper. Moreover, it refers to “help seeking.” People write on the toilet paper only in desperate need. During that particular moment, I was extremely desperate for supports. Therefore, the piece features a white table drifting in the waves. I believe that a working table has the closest contact with an artist. It is like a drift wood that I have to rely on while in the ocean.

Note 1: Chinese red and Chinese blue were used to be the two colors I considered to be most oriental.



--------------------------------------------------------------------------------




『記憶行詩第十四首』

就像漂在海中的語文浮木 我真的 非常需要依靠
在Gaddani 獲得物資是困難的 而流浪在沙漠的我
非常需要「聯繫」這的動作 所以明信片與 郵票
是我渴望 與迫切需要的物資 不過三個星期過去
我 依然無法獲得這些 以及創作所需的基本材料
我開始自己動手「打包」記憶
使用所有 我所能在工作室周邊所能找到的物件
重新組合 並以物件來紀錄我見到感受到的一切





『Memory Poetry 14』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gather material in Gadani. While wandering in Pakistan, I anxiously need “contact.” Though I was eager for postcard and stamps, I was unable to locate these items after three weeks of search. Therefore I began to pack my memories by using found materials around my workshop. I then reassemble theses items to record my vision with action.



--------------------------------------------------------------------------------



KARACHI 0301-0409 2006

展覽後的日子 像是馬戲團猴子 轉往卡拉雞
那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環境 有房屋 有市集
雖然少了軍警武力保護 卻能開始 溶入環境

第二個行程為英國 法國 巴基斯坦 與台灣 四個國家 五名藝術工作者 尖叫狂鬧
沙漠城市Karachi 提供了不錯的創作空間 位於 Rangoonwala Center VM Art Gallery
平均每名藝術家共同擁有約10坪大的創作空間 並擁有30天的創作期 寂靜思考



另一項奇蹟 簡直不相信眼睛 中心有土與窯
手舞足蹈 試驗著素材的美好 結論搖頭晃腦
克難材料 機械與三孔窯 做不出標準好味道
畢竟陶土媒材 得平衡技術與藝術 甚至材料
媒材 只是思緒呈現的方法 而方法得繞一繞

進入波斯 就不能不研究 伊斯蘭帝國的驕傲
到處都能見到 圓頂真主阿拉 穆斯林小白帽

跟隨 穆罕默德腳步 踏入伊斯蘭帝國的喧鬧
美索不達米亞 蘇美  亞述  巴比倫  波斯王朝
歷代君王 紀錄當代美術文化 華麗不曾短少
炫彩古瓷磚 故事轉轉轉 筆記總是來不及抄
不過 華麗伊斯蘭陶瓷 並沒被貧瘠沙漠打倒

是物質創造藝術 或藝術創造物質 認真思考

表定30天的創作期 像是電視冠軍裡的 尖叫
開展前 最後的10天 我重新拿起拉后古土陶
就算失去一切物資 還是能做出 家鄉老味道
第二個行程的資料 一直到簽證截止 才收到
非法停留 一直在心裡繞繞 護照也不在包包
沙漠中的絕望 失去與煎熬 別的地方學不到
不退縮 不放棄 是我對沙漠國的致敬最崇高
就算沒有一切物資 還是要做出 標準雕塑陶
  
點燃 最後的 LUCKY STRIKE 精裁濾嘴短煙
白麝香 琥珀與杜松香 微濕的頭髮已經乾燥


幾天前在廣大的沙漠裡 水 是我唯一的希望
而現在的我 擁有很多很多 卻沒有當時富有

謝謝你 巴基斯坦
謝謝你 貧瘠沙漠

我最好的老師





--------------------------------------------------------------------------------


( 相關詳細圖片文字 記載於相簿 – 巴基斯坦GADDANI / KARACHI )


  OS.01   會用洗澡 當作故事的開始 是因為在卡拉雞(Karachi)的日子 有一段很長 很長的時間沒有水可以用 該沙漠城市並不是不會下雨 只是一年只有10月份 其中兩星期 有機會 有可能下雨 而 沒水可以用的Samuel 往往得坐公車到另一個村莊 在馬路邊的井水 當街洗澡 跟電影{功夫}裡的劇情一樣 洗到一半還會有斷水 滿頭泡泡的狀況 每次都想大喊 ….           收~租~婆~ 怎會沒有水了哩!!!






[本日誌由 Samuel 於 2010-12-16 11:32 AM 編輯]
文章來自: 本站原創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Samuel 工作桌 巴基斯坦 伊斯蘭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2947
發表評論
你沒有權限發表評論!